东方网·纵相新闻记者 冯茵伦

据《中央日报》、韩联社等多家韩媒报道,韩国国家情报院和和警察厅合力行动,在上个月末逮捕了一名40多岁的朝鲜“直派”间谍A某,并以涉嫌违反《国家安全法》等罪名移交检察机关展开调查、起诉。

据悉,这是自2006年7月卢武铉执政的“参与政府”时期以来,韩国当局相隔13年再次抓获“直派”间谍,因而受到各方关注。目前,朝方未对此事做出回应。

时隔13年,韩国当局声称抓获一名以僧侣身份活动的朝鲜“直派”间谍

报道称,韩国当局对A某的调查还在继续,但仍无法掌握他的具体任务。不过,警察厅方面已经确认,和恐怖主义无关。

据韩国警察厅掌握的情况,A某在数年前也曾多次往返于韩国、朝鲜和第三方国家。去年,他疑似在西亚某国家 “洗白”身份,随后以僧侣的身份从济州岛入境韩国,潜入佛教界开展活动,直到被逮捕。

“直派间谍”指朝鲜直接派遣的、接受特别训练的间谍,主要受命于朝鲜人民武力部下属侦察总局。

人民军侦察总局是全权负责朝鲜对外情报工作的精锐机关。2009年2月,朝方将负责培训间谍、开辟潜入渠道的劳动党“作战部”和搜集海外情报的劳动党“35号室”并入侦察总局,形成完善的谍报网。

长期以来,韩方称破获朝鲜间谍渗透事件经常见诸报端,但鲜少提及潜入朝鲜的派北间谍。

2003年9月21日,韩国政府首次承认“冷战”时期韩国间谍的秘密行动——自1951 年到1994 年,韩国潜入朝鲜境内执行各种任务的“派北特工”人数达1.3万人,其中近7800人死亡或失踪。

时隔13年,韩国当局声称抓获一名以僧侣身份活动的朝鲜“直派”间谍

2016年3月,被朝方逮捕的韩裔美国人金东哲(音译)在平壤举行记者会,承认曾为韩国情报机构搜集并提供朝方军事、民生、文化等多领域情报,从事间谍活动。

2016年7月,朝鲜中央电视台报道一名“脱北者”重返朝鲜密谋绑架朝鲜孤儿,引发国际哗然。这位被逮捕的韩国间谍高某被指控受雇于韩国国家情报院,他携带的手机、橡皮艇、酒店钥匙等犯罪证据确凿。

当时,韩国统一部回应称“朝鲜绑架韩国人,并利用他们开展宣传战”,要求朝方立即送回被扣韩国公民。

据悉,派北间谍也和派南间谍相类似,大部分都是从第三方国家“洗白”身份后潜入朝鲜,或在其他国家开展对朝谍报工作。

相关链接:朝鲜精英间谍被捕

13年前,朝鲜精英间谍郑京鹤在韩被捕事件震惊一时。

乐动体育ios下载2006年7月末,韩国国家情报院逮捕了一名在第三方国家更换国籍后,以美籍泰国人身份潜入韩国的朝鲜“直派间谍”——48岁的郑京鹤(假名,音译)。逮捕当时,他正准备从首尔所住的酒店退房,前往仁川机场。

时隔13年,韩国当局声称抓获一名以僧侣身份活动的朝鲜“直派”间谍

据情报院、保安当局透露,郑京鹤毕业于金日成综合大学英文系,还曾进入金正日政治军事大学学习。韩媒称,不少朝鲜高端间谍都是来自这所大学。

1993年7月开始,郑京鹤开始在东南亚地区展开谍报活动,先后伪装成孟加拉国、泰国、菲律宾等国家的人,并用过郑永鹤、郑哲、穆罕默德、马诺塞林、卡尔托恩等假名。

1996年至1998年间,郑京鹤曾以假护照,先后4次成功入境韩国。

韩方掌握的资料显示,在韩期间,他“考察”并拍摄了庆北蔚珍核电站、首尔龙山美军部队、忠南天安空军雷达基地等设施、计算坐标,并向朝方传递不少韩国的军事情报。

时隔13年,韩国当局声称抓获一名以僧侣身份活动的朝鲜“直派”间谍

韩媒称,朝鲜间谍渗透到韩国是“司空见惯”的事。

20世纪50年代,朝鲜对韩谍战的重点是派遣特工到韩国搜集情报和在韩国建立“革命基地”。

60年代末,韩朝之间局势紧张,双方都展开了疯狂的间谍与刺杀行动。1968年,双方紧张对峙达到沸点,朝鲜将对韩国的“颠覆”转移到暴力活动上,其中最着名的当数“1·21青瓦台袭击事件”——

1968年1月21日,朝鲜派遣了由31名武装人员组成的特战敢死队,暗中穿越军事分界线,以韩国野战部队装扮进入韩国,企图袭击韩国总统府青瓦台,刺杀时任总统朴正熙。

不过,他们在离青瓦台500米处被发现,韩朝双方随即爆发激烈交火。28名朝鲜敢死队队员死亡,韩方也损失惨重。

进入90年代后,朝鲜直派间谍情况减少,转变为派特工到第三方国家进行暗杀,或者吸收外国人、亲北势力、韩国留学生等“间接间谍”,参与情报收集等任务。

根据韩国政府的一项资料显示,韩国从2003年至2013年间,共抓获49名朝鲜间谍,有21人伪装成“脱北者”入韩。